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红木棉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请使用中文注册)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750|回复: 0

“全囯睁眼说瞎话的人”评选结果揭晓,看看你认得他吗? [复制链接]

Rank: 8Rank: 8

活跃会员 参战纪念章

发表于 2018-8-13 11:43:49 |显示全部楼层

1

任正隆(全国人大常委):

“起征点太高就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。”

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


2

王炜(东南大学交通学院院长):

“中国城市污染不是由汽车造成的,而是由自行车造成的。自行车的污染比汽车更大!”

[color=rgba(255, 255, 255, 0)]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视起来,这让他十分无奈。   此刻,窗外的天越来越黑了,风越来越大了,雷声已经开始轰隆隆的响彻大地,一道道赤练蛇般的闪电不时照亮黑暗的天空。   室内的灯光已经打开,借着灯光,柳擎宇看着地图上的关山水库和上游景林水库的位置,心中充满了焦虑。柳擎宇非常清楚,一旦大雨要是连下三天三夜的话,就算是再好的水库也很难能够坚持住。   等待县里的指示吗?县委书记电话打不通,县长不重视,根本不可能有啥指示。等着镇委书记石振强来组织会议吗?更是不可能的! 对方根本就不鸟自己。   危机就在眼前,已经不能再等了! 百姓的利益大于天! 不能等,不能靠! 必须要尽快动员群众转移重要财产并加固水库大坝,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确保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!   想到这里,柳擎宇立刻站起身来,迈步走到常务副镇长胡光远的办公室,敲门后走了进去,此刻,胡光远正坐在电脑前看电影,看到是柳擎宇走进来之后,立刻随手关掉页面,笑着站起身来说道:“小柳来了啊,有事吗?”   说话之间,语气虽然客气,但是称呼上却直接将柳擎宇降格了。   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,冷冷地说道:“胡镇长,你还是叫我柳镇长好了,小柳这个称呼我听着有些不太习惯。”   柳擎宇虽然是初入官场,但是在军中呆了那么多年,执行过各种艰难任务,什么样情况没有见过,胡光远的这种小把戏柳擎宇怎么可能看不出来。   看到柳擎宇听出来了,胡光远只是呵呵一笑,说道:“好,柳镇长,有啥事?”   柳擎宇脸色严峻地说道:“胡镇长,我刚才认真研究过关山镇和关山水库的情况,也查了往常年份关山镇的情况。关山镇地处低洼地带,往常年遇到暴雨或者是大雨天气,整个村子路况堪忧,就是拖拉机也不容易出入。而水库刚巧建在了关山镇的上方,容量是500万立方米,介于中型水库和小一型水库之间,一旦暴雨下个不停,水库水位上涨,一旦漫过堤坝,关山镇倾刻间就被大水给淹没,如果水库出现管涌或者无法承担水压导致溃坝,大水涌进关山镇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   胡光远听柳擎宇这样说,胡光远脸上露出一丝歉意之色说道:“柳镇长啊,真是不好意思啊,你来的晚了一些,石书记已经通知我过一会陪同他到下面的乡镇进行调研,我还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呢。要不你再找找别人。”   听胡光远这样说,柳擎宇也没有办法,只能转身离开,然而,柳擎宇前脚刚刚离开,胡光远便飞快的编辑好了一个短信群发了出去。   等柳擎宇去找其他的镇党委委员之时,这些领导不是没有在办公室就是已经有了工作安排,柳擎宇只找到了镇委副书记秦睿婕。秦睿婕笑着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来,陪着柳擎宇一起在沙发上面对面的坐了下来。双方也开始相互仔细打量起来。   在秦睿婕眼中,柳擎宇身材高大,足足有一米89,但却非常匀称,皮肤呈古铜色,显得十分健康,而柳擎宇人长得很帅,但棱角分明,一双大眼睛内似乎永远写满了刚毅和自信。虽然对方只有22岁的年纪,但是看起来却要成熟很多。   在柳擎宇眼中,秦睿婕看起来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,身高有一米七五左右存活会有这一定的价值在里面”“价值?爹,你别笑话我了,我的价值不会就是每天洗碗,挨揍吧,那臭婆娘欺负我,他那狗崽子儿子也欺负我,就连她家的狗都欺负我,你说让我怎么活,我的价值在哪里”段毅说话之时,已经满脸通红,且浑身起的发抖起来

3

邓亚萍(著名乒乓球运动员):

“普通老百姓的政治觉悟和思想境界不高,很可能会被媒体放大,有损于我国的国际形象。”

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4

李剑阁(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):

“我们不能提高劳动者的工资,低工资是我们的优势,否则,外国投资都跑到越南等工资比我们低的地方去了。”

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5

张曙光(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):

“腐败和贿赂是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,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,在这方面的花费,实际上是走向市场经济的买路钱,构成改革的成本费。”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6

顾云昌(中国房地产及住宅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):

“从数字上来看,居民收入涨的比房价涨的还快,房价涨的比收入要慢。如果按照全国平均的预算价,房价是下降了,也就是说买房更容易了。”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7

梁蓓(全国政协委员):

“我觉得80后男孩如果买不起房,80后女孩可嫁给40岁男人。80后男人如果有条件,到40岁再娶20岁女孩也是不错的选择。”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8

刘德(重庆市气象台台长):

“重庆普遍 42℃高温实际上不热,是空调让人变娇贵了,人们皮肤耐热度也越来越差,是人的感觉出了错。” 

9

何计国(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主任):

“只有‘严重’的重技术污染或者是农药超标‘太多’才能叫做不安全食品,因为苏丹红毒鸭蛋中苏丹红含量‘非常’低,所以大家不必担心。”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10

孟凡超(桥梁专家,九江大桥坍塌事故技术安全鉴定专家组组长):

“九江大桥的设计标准已超过了国家标准!”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11

谢百三(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,教授):

“中国虽然存在贫富悬殊、医疗昂贵、就业困难等问题,但这些都是次要的。几十个国家留学生在北大、清华、复旦等各大高校留学,这与盛唐当时情况极相似。”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12

吴博威(山西医科大学教授,副校长):

“‘红包’也可看做医患感情交流的一种方式,这种可利于医患关系和谐发展的良性互动应被社会认可”。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13

魏翔(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博士):

“在休息与休闲时间方面,中国人已经处于国际领先水平。在闲暇时间保有量方面,已经超过了美国和英国”。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14

田文昌(北京市首届“十佳律师”):

“对于公费出国旅游,我认为很难轻易就说它完全符合贪污罪,现在这种公费旅游、公款吃喝的现象太普遍了,如果都简单地往贪污上靠,贪污罪的发案率得有多高啊?”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,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,县长肯定是没有把自己的意见重

15

宗立成(全国政协委员):

“医改如果成功了,是全国人民的悲剧!”

以上是他们曾经发表过的真实言论。如果你看后也感到这些人很可憎,请转出去,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!!!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回顶部